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五问献血证买卖漏洞 卫生部门介入调查
时间:2013-01-05 09:05

  五问“献血证”买卖漏洞

  广州血液中心昨日自查称暂未发现内应,省市卫生部门介入调查

  ■本版撰文: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李斯璐 陈杨 牟晓翼 李国辉

  无偿献血证买卖调查见报后,广州市血液中心负责人傅涌水昨日联系新快报记者了解情况,表示“十分震惊”。“如果存在报道所说的非法组织他人买卖血液的情况,可能涉及违反国家有关法律,为此市血液中心昨日向华乐街派出所报了案。”同时,其表示已就献血证买卖事件上报广州市卫生局。广州市卫生局对新快报记者表示:非常重视买卖献血证举报,已要求血液中心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付涌水承诺,调查一有结果,马上向媒体通报。

  血液中心自查 推测中间人利用假证蒙混过关

  在没有献过血,仅提供了身份资料的情况下,有关采血点却发出了真的献血证。付涌水称,看见报道后,十分震惊,马上向市内八大献血点工作人员发出询问电话,从目前情况看,暂未发现有工作人员参与买卖献血证的证据。

  付涌水表示,市血液中心对买卖献血证的行为,态度是坚定的。“如果发现有人利用献血途径,非法组织他人买卖血液,中心将马上报给公安机关,并提供我们所了解到的细节。如果发现有采血人员参与其中,一定严肃查处。

  根据新快报记者提供的献血证有关信息,付涌水回复称,已确认了流出该献血证的采血点工作人员的身份,确属采血点驻站采血员,其否认有参与献血证买卖行为。据其回忆,献血证下发的当天,该采血点一共有7名献血者,都是来采血小板的,但只有一名是女性。该献血者用驾驶证登记身份,身份录入系统并没有其献血记录,估计是初次献血。

  付涌水表示,由于目前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尚未有结果,但根据报道推测,可能是中间人利用了他人提供的身份证真实信息,配以自己的照片头像来伪造假驾驶证蒙混过关,取得无偿献血证。“但这只是一种推测。”

  ■官方回应

  廖新波:“可能是‘血头’的欺诈行为”

  昨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表示,昨日上午已根据新快报报道,指示相关部门调查。“从初步调查来看,这是一种‘血头’的欺诈行为。”即中介是“血头”,拿到委托人的身份证等信息后,让卖血者据此办个假驾驶证,再用这个假证冒名顶替去献血。拿到献血证后,再卖给委托人。

  “血站是看不出真假证的,只要对照人、证没错,就录入资料了。血也确实献了,只是后来变成了‘卖’的方式。”廖新波还表示,目前尚未发现“血头”在血站有内应,接下来还需公安部门调查。

  对于如何避免这种问题的出现,廖新波认为,献血本身就是个伦理性很强的事业。虽然有人因为自身原因没法献血,这对其看起来不公平,但不能以此为借口,通过经济手段来“吸别人的血”。

  ■献血流程

  登记

  献血者须认真阅读及填写体检登记表格以供血站输入电脑作为参考及记录,所有资料绝对保密。

  健康咨询

  为保障献血人士及病人输血的安全,每一位献血者必须在献血前接受健康咨询。

  体检

  检查献血者的体重、血压及其他常规项目。

  验血

  从指尖吸取微量血液,作血型和乙肝表面抗原的初筛检查,以便筛选健康的献血者。检测时间约5-10分钟。

  献血

  初筛结果合格者可马上参加献血。献血者献血前尽量不要空腹,车上有饮料和饼干提供。要有宽松自然的心态,采血时间约2-3分钟。

  出证

  采血后经过一轮休息,采血点的采血人员即场给献血者填写《无偿献血证》,献血行为结束。

  根据现行《广州市献血管理规定》,公民献血须凭居民身份证、驾驶证、军人类证件、护照类证件等有效证明实名制登记,同时也禁止伪造、涂改、出借、出租、买卖、复制、转让《无偿献血证》和《单位年度互助献血证》。假若如卫生部门回应所言,采血点无法辨别证件真伪,那么我们是否就要任由献血证买卖的漏洞存在而不做任何努力?

  1问

  二代身份证也辨不出真伪?可否与公安机关联网?

  工作人员解释,因该中心身份录入系统独立运作,未与公安机关联网,部分二代身份证无法判别真伪。可否实现联网?

  工作人员称,部分证件不能电子扫描出来。“例如不少消磁的二代身份证、一代身份证、驾驶证、护照、军官证等,都要靠人手录入,仅能识别献血者的姓名、年龄、证件号码及住址,对于该人的照片,电脑上无法显示。此时我们只能通过对照真人与证件照是否相符来辨别身份。”

  工作人员表示,身份录入系统是血站独立运作的,并没有与公安机关的联网,为此难以判别真伪。

  2问

  既然辨别不出真伪,为什么驾驶证还能成为有效证件?

  如果采血点无法鉴别身份证之外的其他证件真伪,为何规定将这些证件列入献血有效证件?

  得知流出假证,血液中心表明“初步判定”无内部人员参与非法买卖献血证,将漏洞指向证件的真伪识别。在回应中表示无法鉴别驾驶证真伪。既然知道献血点判别除身份证外的其他证件有难度,为何还将此类证件划入实名献血的可用证件?明知有漏洞,为何不堵上?实在无法鉴别,是否应该修改相关规定?

  3问

  血液采集部门为何不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将这些证件送往能鉴定真伪的地方去?

  驾驶证是否真的无法鉴别真伪?据交警部门有关人士介绍,目前通用的驾驶证为2008年核发的新版驾驶证,共拥有33项防伪技术,其中,能简单用肉眼识别的防伪技术已被公安部公开,普通市民学习后也能鉴别真伪。那么,肩负采血重责、可能随时遭遇假驾驶证的工作人员,可否学习一点鉴定常识?

  退一步讲,如果假证防伪程度很高,实在无法鉴别,那可否求助相关专业人士或发证部门进行鉴定呢?

  4问

  像萧某这样活跃的献血者还有吗,血液中心为何从未有过调查?

  报纸上一张模糊的图片,足以让工作人员认出频繁出入采血点的萧某。对这样一个“可疑人物”,血液采集部门是否应该进行调查呢?为何还要给他办证?

  互助献血过程极易滋生血液非法买卖,这是血液中心与卫生部门的共识。按血液中心的调查,萧某频繁出入采血点,每月都献血小板,是否存在“血头”的重大嫌疑呢?

  5问

  这样重要的凭证,能贴张照片吗?

  一张广州献血证可以报销献血者本人、配偶、子女和直系亲属的用血费用。这样重要的凭证,可否贴张照片?

  记者发现,这本可让持证者享受终身免费用血优惠、助外来人口积分入户的《无偿献血证》上,竟然没有贴上献血者的照片。工作人员解释,《无偿献血证》的样式是全国统一的,并无要求贴照片。

  若有人委托不法分子办证,给与了真实身份信息,让不法分子冒名顶替献血。取得献血证后,委托人凭证享受献血优惠怎么办?工作人员坦言,“确有这种可能,但我们不是公安机关,一来难以识别献血者身份,二来也不会对献血者日后行踪进行追踪。”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837896

  1.防伪线,在驾驶证正页和副页的背面,都安装有开窗安全线。安全线是驾驶证内置的金属条,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

  2.证号,驾驶证的证号背景色,正视时为紫色,斜视时为黑色;

  3.封套图案,在驾驶证的封套上共有5个组合图案,字符为荧光红色,长城图案为荧光绿色;

  4.平安结,在封套上全息防伪采用了平安结图案,平安结中间有一个大正方形,里面还内套了一个小正方形。当把驾驶证平放正视时,小正方形呈蓝色,周围部分呈黄色。把驾驶证换90度,再进行观察,就发现小正方形呈黄色,周围部分呈蓝色;

  5.防伪图案,防伪图案是立交桥,立交桥上的每根匝道上还有小汽车。

  此外,证芯的纸张由普通白卡纸变成专用安全纸张,有特制的安全线和红蓝绿三色荧光纤维;证芯的底纹从普通印刷变成防伪印刷,采用了随机底纹、光变油墨和荧光印刷等技术;塑封套采用了当前最新的双通道变色技术和双色荧光图案等。同时,为了规范对驾驶证的使用和管理,公安部还开发了数字化发行和使用管理系统,在驾驶证证芯上增加了用于记载发放驾驶证信息的一维条码。

  目前,33项防伪技术中仍有20多项属于机密,出于防止伪造的目的,没有对外公开。

  据介绍,目前市面上并不存在完全仿真的假驾驶证,一般伪造驾驶证只要经过简单识别便能分辨,高仿驾驶证需经专业人士辨别,但也不需要动用刑侦手段。市民或机构如对驾驶证真伪存疑,可寻求警方协助。


文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