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郎遥远【史记·子明公传】
时间:2019-06-25 12:05
? ? 郎公子明,民国三十二年正月初六生于浙江永康,落户石柱后郎。一生躬耕于斯,享寿七十有七。
? ? 公之父,名廉水,人如其名,虽一介布衣,却上善若水,心地纯明。令慈李氏苏银,乃清末民初荆州一大家闺秀,末代三寸金莲,兰质蕙心,略识文字;清素若菊,古道热肠。家传中医绝技,常为乡闾患者义诊,针灸拔罐,妙手回春,有口皆碑。
? ? 公兄弟姊妹有九,五人或夭于瘟疫或殒于饥荒。所存四者,分居各地,或工或农,忠厚本分。公之兄寿福迁居淳安,育一男四女,花开富贵,却福而不寿;公之姊,归嫁同村,人丁兴旺,子孙满堂,却丧于意外。妹嫁邻村,芳华早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公在世时,常徜徉于夕阳西下,栏杆拍遍,对影自哀,望断飞雁。
? ?公早年信仰共产,青葱岁月,激情飞扬。年方十八,即纳入党积极分子。担任村团支书和公社团干,足有七载。中年觉悟,唯信天理良心,秉持知行合一。晚年蒙基督召唤,常往教堂,聆听礼拜,追寻彼岸。
? ? 公天资聪颖,嗜书如命,隔篱听课,墨池弄影。少时家贫,学费羞囊;挥泪辍学,归乡务农,公终身遗憾,尝喟然长叹曰:时也运也,不可与命争也。
? ? 公书法具童子功,力透纸背。毛时代写标语,为村民写春联,觉来落笔不经意,自得其乐秋毫颠。公视练字如练心,心墨相应,纸上春秋,字里烟火,傲立之人,字字铁骨。及至身卧病榻,公虽手腕无力,而签名依然不苟,真草隶篆,点横撇捺,尽显书生本色,扞卫笔墨尊严。
? ? 公风华正茂时,眉清目秀,英俊倜傥,多才多艺。文革时期,唱京剧《智取威虎山》,激越高昂,豪气冲天。改开时代,田头地角,饭后茶余,兴之所致,即放歌喉。农闲时拉二胡板胡,弓弦一抖,听众魂魄顷刻让公唱腔摄走。公爱赶场看戏,十里八村,三天四夜,乐不思归。馄饨麦饼,百吃不厌;经典戏曲,反复观摩。跻身人堆,喝彩叫好。京剧、越剧、婺剧,有戏即看,看则入迷。台上唱得倾情、倾心、倾魄,台下看得动情、动心、动魄。戏如人生,人生如戏。郎公看戏,宛如庄周梦蝶。
? ? 公之祖宅,乃上街沿,居高临下,与下街沿构成江南大院。上街沿四间木楼房,一间大香堂。农闲时,盲人踞此“唱公事”,亦曰永康鼓词。公古道热肠,安置盲艺人食宿,乡亲听众纷至沓来,循例赏与大米杂粮。一盲艺人绰号“懒料”,一袭长衫,手握先锋棒,肩背插马袋,常驻留于此。一唱,皆四五天方休。永康鼓词悲调催泪,怒调铿锵,喜调捧腹,平调抒情。或三侠五义,或才子佳人,或善恶有报,竹板敲耳,故事触心,薪火相传。盲艺人临走,毕恭毕敬,面向公千恩万谢。
? ? 犹可志者,公独创迷踪罗汉拳。每逢胡公迎案,公最是抖擞,一跃上场,虎啸生风,套路莫测,俨然霍元甲再世。不知情者,以为郎公出身武林世家也。
? ? 公岂是武夫之辈?文雅本性,温良恭俭,知书达礼,敦厚耿介,乃公也。早年公社,欲任生产队长,必须霸蛮,方可压众。公因受命此职,曾与队里泼猴干过一仗,未占上风。届满,坚辞,不连任。
? ? 公光明磊落,克勤克俭,两袖清风。一生未做亏心事,未说一句刻薄话。不损人利己,不麻烦别人。公掌管村财务五十载,分厘不差;自学兽医,为民勤勉服务三十余年。
? ? 依照政策,奉公退休皆可享养老补贴。公卸职后,未受雨露,遂不平则鸣,誓为此群体讨要说法。邻里智叟不解问:“公为何抗争不可能之权利,蚍蜉撼大树乎?”公正色怒怼曰:“农村三委干部,皆享有退休补贴,为何会计出纳,到头辛苦一场空?不公平哉!不合理哉!”公奋笔疾书,煌煌数千言,一气呵成。本欲上呈,思之再三,揉作一团,束之高阁。口中念叨,罢了罢了。
? ? 公与家慈曾共食糟糠度日,五十余载同甘共苦,相濡以沫,鹣鲽情浓。老屋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虽苦亦甜。遥忆彼时,公一技走天下,与家慈关山阻隔,两心相印;牛郎织女,相思天涯。新春出门,双抢赶回;初秋出门,过年方归。公踏遍千山万水,尝尽千辛万苦。每到一地,即刻修寄家书。灯下提笔,温爱脉脉;字里行间,情思潺潺。公之家书,先诉衷肠,再叙近况,后谈儿女,信末汇钱。许仙白娘子、越剧《追鱼》、杨宗保穆桂英、《知音》《庐山恋》,古老爱情故事与现代戏曲桥段,公融化于心,流注笔端汇成爱河,溅起罗曼蒂克之朵朵浪花。每见公之鸿雁,全家无不雀跃,喜上眉梢。
? ? 改革初期,春江水暖,公趣时知几,潜心学艺,终成油漆师傅。公擅长丹青,行担江湖,风雨兼程,凭手艺赚钱,养家盖楼。
? ? 上世纪九十年代,江南个私经济勃发,如雨后春笋。公三位内弟,撂下钉称手艺,远赴东北,改行废旧金属回收,赚首桶金。其长内弟,怜公艰辛,欲携公同往共谋。语云:一趟斩获,胜于油漆工匠辛劳三年。公依计而从,收益颇丰。待再一趟,公不耐闲言,不添麻烦,果断辞行,自食其力。
? ? 公育有二子一女,耕读传家,家教严格,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公堪称后郎文脉、永康学派之守望者。
? ? ?公欲将修齐治平之夙愿,寄托长子。长子青春期叛逆,梦想几近破灭。公遭此当头一棒,犹不离不弃,作词勉励:“沉醉生涯,不负年华。掷初心,暗长根芽。旧扉风叩,矮竹篱笆。种蔷薇,种芍药,种桃花。”
? ? 长子而立之年,创办公司,公告诫:“一诚胜百巧。”长子天命之年,作自度曲《五十自题》,词曰:“天命探窗,一阑烟雨,半榻闲愁。听鸟语心经,弦断浮丘,筚路蓝缕,何处自由。孤灯援笔,夜色撩心,唯有书香赠旧游。逍遥处,叹琴声渐稀,野渡横舟。莫道百侣曾游,今不过天凉好个秋。惜人间千福,细读箕畴。诗笺已荒,残阕未留。磨砺以须,及锋而试,沙场无觅孙仲谋。东篱下,听狗吠桑颠,欲逐还休。”长子呈公斧正,公阅毕,惜墨如金,伸出两指,曰:“和,易”。
? ? 公之次子,生性忠厚,思维如鹞,实干如牛。人赞:扫地僧。公颔首一笑:然也。又言:纳于言而敏于行,君子也。其女心急口快,公劝慰曰:莫急莫急,宽人宽福。
? ? 公之一生,心地高洁,命运多舛,晚年遭遇三次车祸,家慈更年期与公屡有口角。公常借酒浇愁,独酌春秋。经年累月操劳,致公身患疾患,终至沉疴,病入膏肓。
? ? 己亥仲春,公突发脑中风。痼疾缠身,哪堪更添新疾?是岁孟夏,公每况愈下,痛楚挂于眉间。长子得信,毅然千里归来,与弟妹共护公至省城杭州,入住浙大邵逸夫医院。
? ? 讵料公病愈险,经浙大医学教授、京城名医多方会诊救治,回天乏术。公洞悉大限将至,不肯撒手他乡,决返桑梓,遂复归永康人民医院。
? ? 端午翌日,公形容枯槁,艰于呼吸,痛楚不堪,与命抗争。然双目炯炯,强蕴力量;表情眷恋,似有期盼。其时,爱妻在侧,殷殷服侍;儿孙涕泪,守护于旁。公之长子,人在江湖,使命担肩,千里迢迢,插翅难回!酉时,公安然阖目,驾鹤西去。慈容如常,唯憾未见长子诀别。斯时斯际,长子远徙盛京,忽闻晴空惊雷,继之暴雨倾盘。此般异象,犹如父唤儿归,恰似苍天呜咽。少倾,噩耗即至:公千古矣!
? ? 夫天下事,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人活于世,唯有两宝,扛得住岁月摧残,一曰善根,二曰才华。郎公子明于世,亦传两宝,一曰高尚人格,二曰子明奖学金。前者涤荡俗世横流肉欲,后者泽被后世寒门学子。
? ? 呜呼,若问魂系何方?大地之子,苍天之明也。